????这根维系着她们此刻生之希望的绳子,一端正固定在墙面的浮雕上,另一端则在洛晓手中的短qiāng末尾。

????要想有一个荡来荡去的支点,绳子就必须定在她们头顶的横梁上,而那之后肯定还需要另一段足够长的绳子,供她们晃过这个沙坑,到达大门顶部。

????洛晓是这么想的,而凌央则不然。

????“靠这段绳子啊。”她瞥一眼被自己视作出口的位置,沙子已经把三分之一的门给掩埋起来了,“动手吧,再等等就算我们荡得过去,也找不到门在哪里了。”

????而且在门还能看到的同时,它也得是往外开的才有可能被打开,否则就这厚厚一层的沙子填充在门口,凌央可没有千斤之力顶着它们掰开那扇门。

????但是她没说,因为洛晓已经很困惑了。

????“你的意思是,着力点放在上面,而不是这里?”洛晓看了一眼顶梁,指着此刻还固定着绳子的浮雕柱问。

????“是的是的只能如此姑奶奶动手吧!”凌央催促着对方。

????“这不牢靠吧?”仅靠洛晓丢出去的短qiāng卡住横梁,很难保证那种着力点可以支撑她们两个的重量。

????“我说过了,只能如此。”凌央耐心地重复了一遍,她要是有那个准头她就自己丢了。

????洛晓摇着头想要找出别的更稳妥的方式,但自己的脑子就像是也进了沙子一样,堵得哪哪都不通,只能扎了扎步子,抬手对准了顶梁把手里的短qiāng一扔。

????嗖,被当作标qiāng的东西穿过空气,带着绳子跃上了吊顶的其中一根横梁。

????然后短qiāng擦过了那根木梁,没打中,反而被长度有限的绳子绷住了往回弹了一点,恰好挂在上面,回收不了,也没卡住任何地方。

????“喵!”凌央锤了一下身边的墙,开始小心翼翼地往回拽绳子。

????洛晓本就不赞成如此做法,要是绳子够长的话,其实应该用双股结在这把短qiāng上,待射中横梁产生支点之后,再把其中一股留在浮雕之上作为保险,另一股用作钟摆,以顶梁为支点,把她们送到对面去。

????这样的话,就算短qiāng卡不住木梁,中途松了下来,她们起码也能靠着绑在浮雕上的绳结回到原地。

????但绳子太短了,没办法留下绑在浮雕上做保险的这一段,着力点和支点都要靠短qiāng固定,结果洛晓居然还没有射中。

????凌央小心翼翼地扯着绳子移动短qiāng的方向,居然真的把它卡在了两根横梁之间。搞不清楚老天到底有没有在眷顾自己,她用力试了试,觉得大概能行,便直接动手解绑在浮雕上的绳子,进行下一步动作。

????洛晓比较谨慎也更胆小,拦了一下,“要么捞回来,我再丢一次。”

????“没关系卡住了。”凌央头也不抬,解下了固定在浮雕上的绳结。

????卡在横梁之上的qiāng肯定不如这块浮雕牢靠,但是现在只能如此,沙子往上爬的速度很快,没空再试一次了。

????“做做做什么?”洛晓再次不解地看着凌央把绳子绑到了她的腰上。

????“因为我们不可能两个人一起荡过去,太重了。”凌央拍了拍手边的浮雕柱,“你抱紧这里,我顺着绳子爬到梁上。”

????“然后呢?”洛晓有不祥的预感,但她们现在的情况已经很不乐观了。

????“然后我来固定绳子,这样保证你能荡到对面去。”而不是两个人一起送死,凌央指了指那个只剩下一半面貌的逃生出口。

????凌央自己抓住绳子,当然比那根恰好卡在木梁之间的短qiāng要靠谱,否则一旦失手掉落,她们可没有任何途径回到地面。

????但此时她们两个所处的位置是这个房间原来的地面位置,也就是跟那个塌陷后才出现的大门顶端处于同一条水平线,洛晓就算能够荡到对面,也只能到达大门的最上端。

????“这也没有下端让你找了啊。”凌央听完洛晓的不解,叹了口气,“难不成你开门从来就是抡把手的吗?你从来没有踹过门?”

????洛晓摇了摇头,“这么大的门,踹不开怎么办,咱现在可是钟摆模型,不可能永动的。势能减少后,大门还没有打开,就是死局了啊。”

????“大姐你不是历史系的吗?一个文科生不要这么理智好吗?”凌央简直佩服,洛晓完全就是女版的祁成。

????“我是理科生,只不过我父亲非要我报历史系。”洛晓解释了一句,接着建议,“我们爬过去吧,利用这些凸出。”

????她指的是四面墙上的那些装饰画,因为是立体的雕刻,倒确实有不少可供攀爬着力的支点。

????“没时间,你看看你脚下。”凌央直接否决,扯了扯洛晓腰上的绳子,“开始吧,站好了。”

????“等等!你怎么办?”洛晓发现自己还没开始实践凌央口中的逃生流程呢,身子就已经瑟瑟发抖了。

????她知道凌央比自己体能好得多,大概能爬到横梁上去,也能抓住支持洛晓的绳子,但就算她按照预设踹开了逃生的出口,凌央又要怎么离开横梁,离开这个房间?

????“你荡过去把门撞开,落地。我直接跳到沙子里,你把我拉上去。”凌央再一次催促洛晓,“好了,抱住了,我开始了。”

????洛晓反射性地紧紧抓住那根浮雕柱子,腰间的绳子因为凌央的体重,也同样紧紧地抠住了洛晓。她感觉绳圈已经搅进自己的肉里,压住了内脏,但她可以忍,必须忍。

????因为洛晓根本不敢抬头看凌央的情况,那么只要腰间的拉力存在,对方就还在攀爬,就还没掉进沙子里。

????她知道凌央的安排是目前最稳妥的方式了,换做洛晓是绝对不可能靠一根绷紧的绳子和不靠谱的短qiāng支点,快速往上爬到横梁处的,她同样也不可能在跳进沙子后撑到被对方拽上地面。

????“谢谢”洛晓默默地不断重复,她明白凌央的安排不仅是最可能执行成功的一种,还是最大程度保全了洛晓的一种。不管凌央能不能爬上横梁,或者是否可以在掉进沙子后被洛晓拉回地面,都不会妨碍洛晓脱困。

????“到了到了到了。”凌央的声音在头顶传了下来……

????2

????te1808171

阅读目录:https://www.81xiaoshuo.com/6/6489/

手机阅读:https://m.81xiaoshuo.com/6/6489/

错误/举报/求书,点此举报(免注册)